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砥柱中流 首页 政经专栏 查看内容

吴铭 : 毛主席会如何解决香港问题

2019-6-26 02:59| 发布者: 墨秋| 查看: 18| 评论: 0|原作者: 吴铭|来自: 南湖小舟

摘要: 毛主席会如何解决香港问题作者:吴铭(20181217)注:看了罗援同志《奇耻大辱源于重大失误:香港回归后竟从未进行“去殖民地化”处理!》一文,觉得很好。特重发此文,以示声援。缘起香港自1997年7月1日回归后,不但 ...

毛主席会如何解决香港问题


作者:吴铭(20181217


   注:看了罗援同志《奇耻大辱源于重大失误:香港回归后竟从未进行“去殖民地化”处理!》一文,觉得很好。特重发此文,以示声援。

缘起

香港自199771日回归后,不但没有在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发挥好的作用,反而成了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甚至邪轮分子反中华民族、反共产党、反毛泽东思想、反社会主义、反共产主义的桥头堡,形势几近失控。笔者认为,香港,只是表面上收回了领土主权,思想文化主权、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等完全不有触及、也没有回归,甚至连司法权还掌握在英国人手中、也没有回归,这就给帝国主义插手香港、制造新的香港问题提供了好契机,这是造成香港回而不归、持续动荡的根源。

笔者曾经撰文若干,探讨香港当前问题产生的根源及解决办法。香港主权回归不彻底,这是在收回香港问题上的主要问题根源,根源的产生在于根本没有认识到这些主权的存在和意义。但,作为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错误原则的执行者,也不能说没有罪过。但,限于资料,我并不知道究竟谁该在此重大问题上承担罪责。前几天,看到表彰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代表人物的公示榜,才知道,原来,这个重要的罪人,应该是包括这位史X久镛。

 

查:史X久镛,男,汉族。外X交部原法律顾问,联合国国际法院原院长。长期工作在外交和国际法领域,“为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和国际公平正义做了大量工作”。全程参与中英香港问题谈判,参与设计一系列具有开创意义的法律制度安排,“为香港平稳过渡与顺利回归作出贡献”。

请注意,史X久镛“全程参与中英香港问题谈判,参与设计一系列具有开创意义的法律制度安排”,结论却是为“香港的平衡过渡与顺利回归作出贡献”,既然你把香港回归的功劳算在自己头上,那么,香港当前的问题,你当然罪责难逃。

毛主席解决台湾问题,原则是“一纲四目”。“一纲”是:“只要台湾归回祖国,其他一切问题悉尊重总裁(蒋介石)与兄意见妥善处理。”“四目”包括:“台湾归回祖国后,除外交统一于中央外,所有军政大权人事安排等悉由总裁与兄全权处理;所有军政及建设费用,不足之数,悉由中央拨付;台湾之社会改革,可以从缓,必俟条件成熟,并尊重总裁与兄意见协商决定,然后进行;双方互约不派人进行破坏对方团结之事。”

主流讲,有人把毛主席“一国两制”解决台湾问题的思路,“创造性”地运用在香港回归问题上,大加赞赏。那么,我们看看毛主席会怎样解决台湾问题,当前的这种解决香港回归问题的思路,和毛主席解决台湾问题的思想,是否相同,究竟有什么区别。

 

请注意看“一纲四目”,我觉得有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台湾之社会改革,可以从缓,必俟条件成熟,并尊重总裁与兄意见协商决定,然后进行”!

主席究竟会怎么解决台湾问题,资料不多,不好判断。“一纲四目”在精神上和和平解放西藏问题的指导原则,是相同的:必须进行西藏式的民主改革。所以,从主席处理解放战争乃至西藏问题上,不难推测。

平津战役期间,主席总结了解放全国的三种方式:天津方式,就是军事攻占,一举解决;北京方式,兵临城下,促使起义;绥远方式,双方谈判,和平解决。

运用和平谈判方式,我们解决了绥远、新疆、湖南、云南、西藏等问题。

 

这里特别说一下西藏的和平解放,作为对解决台湾问题、香港回归问题的重点参照。

西藏,地处祖国的西南边陲,西藏问题和香港问题的性质不同,但问题之复杂和香港问题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针对西藏的和平解放问题,经过艰苦的斗争和细致的工作,党中央联合西藏地方高层中的民主爱国力量,挫败了美英等阻挠谈判的阴谋,以阿沛·阿旺晋美为首的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团,终于在19514月下旬抵京谈判,并于523日签署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这是和平解放西藏的第一步。同时,即抗美援朝战争的紧要历史关头,党中央抽出解放军精锐主力第18军进军西藏,解放了昌都,打开进军西藏的大门。解放军大军压境,极大是震慑了西藏上层,促进了其内部分化,为推动西藏和平解放发挥了重大作用,这有些类似绥远方式。

十七条协议》的前提是党的领导,这是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关键,没有党的领导,一切无从谈起。协议明确规定,有关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强迫,西藏地方政府自动进行改革。和平解放西藏的协议受到西藏各民族人民的赞成和拥护。请注意,必须解放西藏人民,必须民主改革,那种打着佛教旗号的压迫、剥削制度,不能再继续了。但,中央是让西藏上层自己革自己的命,自己主动进行民主改革,主动向人民靠拢,戴罪图功,争取人民原谅,这算是对西藏上层统治者,给足了面子、给足了机会,是在政治上挽救他们。这是个伟大的历史机会,西藏上层人物,如阿沛·阿旺晋美,抓住了这个机会,成为人民解放的功臣,成为西藏解放的功臣,成为共和国的功臣。有的则冥顽不灵、怙恶不悛,如达赖喇嘛,继续坚持反动立场,继续压迫人民、分裂国家,成为民族叛徒。

总的看来,对于西藏的和平解放,主席坚持了三点:一是党的领导绝对不能放松,这是新中国的政治优势所在,也是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根本所在;二是发动群众是重点,这是解决西藏问题的根本;三是民主改革是关键,即建立劳动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文化制度,只不过有所推迟。根据历史史实,这个民主改革推迟的过程,同时是发动群众、解放群众的过程,也多方面极力争取和分化西藏上层的过程,并不是消极地等待西藏高层官员和底层人民群众觉悟的过程。

我相信,对于台湾问题,党的领导、发动群众、民主改革这三点,仍然是不能放松的,只不过实施的策略有所不同。不搞这三点,就不可能解决台湾问题。

关于党的领导。党的领导体现了思想领导、政治领导、组织领导。只要有党的坚定正确的领导,一切困难和危险都可以克服。对于台湾问题,可能一下子无法建立党的组织领导,但党的思想领导、政治领导,则是必须建立的,而且,因为中央人民政权的伟大巩固,特别是抗美援朝战争、社会主义改革等革命和建设取得的伟大胜利,共产党、毛主席的英明领导和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已经被现实所证明、被全国人民所拥护,腐朽堕落、毫无民心的蒋介石集团是完全抵挡不住的,只要双方打开大门,这个思想领导就自然而然地建立了。关于党的政治领导,国民党只要接受党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关于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建议,那么,党对台湾人民的政治领导,也是自然而然建立,同样是蒋介石集团挡不住的。党的组织领导,主席在一纲四目中没有明确。但,我想,党的思想领导、政治领导在台湾民众中确立之后,特别是在群众发动起来之后,党的组织领导也是水到渠成。关于发动群众、解放群众,我认为,也和解决西藏问题一样,在毛泽东思想这个维护人民利益的思想在台湾风行之后,台湾人民的解放同样水到渠成,台湾人民群众会动员起来,拥护中国共产党,拥护社会主义制度,这也是国民党蒋介石集团根本挡不住的。

关于民主改革,当党的思想、政治领导以及组织领导确立之后,当人民群众接触到毛泽东思想、接触到党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推行的社会主义并觉醒之后,要不了几年,民主改革的条件也就成熟了,蒋介石集团同样挡不住。

这样,即使对台湾问题采取“一纲四目”,则党的领导、人民解放、民主改革,都必将得到逐步落实。两岸统一之后,台湾会和西藏一样,逐步建立社会主义制度,而且人民团结,解放彻底,政治稳固,真正成为新中国大家庭的一员。

所以,即使对台湾搞“一国两制”,在中国共产党先进的思想、文化领导之下,这个“一国两制”也是暂时的,不可能是长期的。最终的结果,在台湾人民的大力支持下,台湾也建立社会主义制度!而不是保持其资本主义制度一百年不动摇,资本主义制度想不动摇也不可能,因为台湾的人民群众不答应。

 

当前,当初流亡到海外的西藏上层的反动势力,虽然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在西藏或者国际上搞些小动作,但要分裂西藏,获得西藏人民的支持,他们现在仍然远远没有这个影响力,更没有这个能力。包括西藏各族人民在内的全国各族人民的团结,牢不可破。

今天,这样的局面仍然没有动摇。

顺便讲一下,“一纲四目”,也是对蒋介石集团的政治挽救!如果他们接受,他们就是中华民族的功臣;拒绝,就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因为他们拒绝向人民靠拢。

那么,看看按照“一国两制,和平统一”被创造性地使用的香港问题吧。

香港回归,完全没有继承毛主席解决台湾、西藏问题的正确思路、原则、办法,完全没有党的领导、人民解放、民主改革等关键内容。香港回归之后,很快就发生动荡,帝国主义反复制度事端,甚至还培植出了个分裂势力。其社会的稳定性,远远不能与西藏相比。所以,香港回归问题,解决的非常不好!指导思想是完全错误的,是不符合实际的。

是谁出的馊主意,只要派几个兵,通过一纸基本法,就意味着香港主权完全回归了?党的领导在哪里?群众路线、人民人民解放在哪里?人民民主改革在哪里?

香港回归,完全没有考虑到党的领导,完全不承认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完全没有依赖人民群众、发动人民群众、解放人民群众,完全没有考虑到从经济、政治、文化等领域对香港进行民主改革,完全没有考虑到让香港人民当家作主。所以,香港表面回归,实际上并没有回归,政治主权没有回归,香港的经济主权、金融主权、文化主权也都没有回归。结果,党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甚至无权管理香港政务,甚到在发言权连英国美国都不如,中国共产党在香港岂止是非法,简直是邪恶的;而世界上各种反华、反共、反党、反毛主席的势力,则可以随心所欲、肆意猖狂,几乎不受任何限制。最让人不能容忍的是,香港的司法权,居然掌握在英国人手里,香港高等法院的法官杜大卫等,居然是英国人!荒唐至极,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个英国人居然是香港的大法官,你当法律是玩意呀!可以随意送人。

那种说香港回归是创造性地运用了毛主席对台湾问题“和平统一”思想的说法,是完全站不住脚的。事实表明,解决香港问题的原则、办法,恰恰违反了主席解决台湾问题的根本立场、方法和观点。

现在,我们知道,出这个馊主意的人物中,有一个叫作史X久镛的所谓国际法专家,难怪,设计出如此荒谬的法律制度。

事实证明,史X久镛这类人香港回归后的法律制度的设计者,完全是按照美英等殖民主义国家指示,设计了香港的各项制度,他们严重缺乏独立自主意识,严重缺乏主权意识,根本不懂政治,不懂社会主义,认识不到香港问题的复杂性,认识不到新旧殖民主义的阴险,所有制度设计严重失之于肤浅、轻率。由此所造成的政治恶果,是他个人难以承担的。他所设计的法律制度,完全抛弃党的领导、群众路线、民主改革等社会主义的根本制度,所以,根本没有也不可能发挥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作用!相反,他所设计的这些法律制度却成了反华分子、分裂势力的保护伞,客观上对香港多起动乱分裂发挥了保护、鼓动作用,同时也造成了党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在香港问题上的说不得、动不得的被动局面。

不管他主观上是故意、还是无知,客观上,他为今天香港的社会动荡、分裂,埋下了祸根,他是中华民族的历史罪人,他逃不了这个罪责。

今天,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应该声讨史X久镛这类蠢材、混账,揭露他所设计的香港回归后的法律制度中存在的重大缺陷。即使不惩处他,但至少也不应该表彰他。

 

此公就是香港制度的设计者史久镛,居然还受表彰了

一个知识分子,脱离群众、脱离实际、纸上谈兵、华而不实、不学无术,这样的知识分子就是典型的“象牙塔”里的学问家,没有什么实际用处。何况史X久镛这类人所做的学问,还是殖民主义的学问,他们实际上是有意无意地充当了殖民主义的伥鬼。如果这样的人只搞些学术研究,还不至于对社会造成太恶劣的后果。如果用这样的人解决现实的政治问题,那后果必然是严重的。使用史X久镛这样的人来设计香港回归的法律制度,就是一个惨痛的教训。

据说,此人在中国涉外法律事务中,也“作出突出贡献”,应该也不是什么好事。我想,现在,是应该抵防这类人的时候了。

希望接受这个教训,真正按照毛泽东思想解决香港、台湾问题。


汗颜

搞笑

迷惑

愤怒

喜欢

同意

抱抱

吃惊

最新评论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